发表
咨询

发表
咨询

写作
指导

写作
指导

权威
检查

权威
检查

关注
微信

关注
微信

瀚海期刊微信
返回
顶部

瀚海期刊网,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投稿权威机构

在线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瀚海期刊网

首页 > 论文欣赏 > 经济学论文 > 经济增长论文 > 详情

More推荐期刊

 经济增长论文
基于全要素生产率视角的西北地区经济增长方式研究
作者:未知 如您是作者,请告知我们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要:本文从全要素生产率视角出发,采用DEA_M指数法测算西北地区1978年至2015年的全要素生产率指数,并将其分解,最后分析西北地区的全要素生产率变动情况,提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政策建议。 
  关键词:全要素生产率 经济增长方式 西北地区 DEA-M指数法 
  一、引言 
  经济增长是组成宏观经济学的重要部分,在宏观经济学领域中是最基本的问题之一。改革开放后,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面临着越来越多的问题,越来越不平衡的区域经济问题突显出来,并且近年来经济进入新常态,这种状态下唯一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动力就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西北地区地域广阔,资源丰富,但位处内陆,很少与国际产业接轨,资源不能得到有效利用,人才大量流失,经济水平长期滞后,如何缩小区域差异,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极为重要。本文将全要素生产率的理论和方法应用到研究西北地区经济增长方式中,测算西北地区全要素生产率,提出转变其经济增长方式的政策意见。 
  二、TFP视角下西北地区经济增长方式的实证分析 
  (一)模型的建立   
  (2)固定资产投资价格指数Pt:1991年以后固定资产投资价格指数通过统计年鉴查阅得到,1991年之前固定资产投资价格指数,采取张军(2004)在《中国省际物质资本存量估算:1952-2000》中的方法估算得到各省投资隐含平减指数来替代。 
  (3)折旧率δ:采用张军(2004)计算得到的经济折旧率9.6%。 
  (4)基年资本存量K0:根据张军(2004)测算的西北五省1978年资本存量(1952=100),利用1978年固定资产投资价格指数(1952=100),经过折算得到西北五省初始资本存量(1978=100)。 
  2.劳动投入(L)。本文采用西北五省1978年-2015年年末就业人口数来代替劳动投入。
  3.地区生产总值(Y)。地区生产总值(Y)采用以1978年为基年的实际GDP,用名义GDP根据GDP指数(1978=100)折算得到。以1978年为基年的GDP指数根据在统计年鉴查到的以上年为基年的GDP指数换算得到。 
  (三)西北地区TFP变动分析 
  1.整体分析。1978年-2015年西北地区全要素生产率指数均值是1.037,整体改善3.7%,技术进步增长率为4.3%,技术效率呈现负增长,增长率为-0.5%,技术进步单向促进TFP提高,而效率变化作用较小。西北地区是我国经济发展水平落后的区域,虽然随着改革开放,大量国外的先进技术被引进,各种高科技技术也被应用到市场生产发展中来,但并没有优化资源的效率水平,因而技术效率不高,尤其规模效率制约着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因此要提高西北地区的全要素生产率,要同时注重技术进步和技术效率的提升。 
  以1999年为分界点分时间段分析。1978年-1999年,全要素生产率指数均值为1.031,技术进步均值为1.034,技术效率均值为0.996,技术进步是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主力。2000年-2015年,全要素生产率指数均值增加到1.046,技术进步增加到1.053,技术效率有所下降,说明西部大开发给西北地区带来新发展机遇和技术,提升技术水平,一定程度上增加全要素生产率,但技术效率仍然低下,较大开发之前不增反降,可见西北地区过于追求经济增长速度,忽略提升要素使用效率,发展中伴随着环境污染,能源耗竭等问题。 
  2.分省分析。西北五省全要素生产率指数均大于1,都有所改善,其中宁夏全要素生产率指数最高,甘肃最低。就分解情况看,陕西和甘肃技术效率和技术进步指数都大于1,说明两省积极引进新技术,提升了技術使用效率。其余三省技术效率指数均小于1,而技术进步指数均大于1。说明三省靠单因素驱动TFP改善,技术效率不同程度上抑制TFP增长,今后应将重点转移到技术效率提高上,实现双向驱动,促使经济又快又好增长。 
  以1999年为临界点分时间段分析。1978年-1999年五省全要素生产率指数均大于1,其中宁夏全要素生产率指数最高,青海最低,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西北地区整体经济增长。就分解情况看,陕西和甘肃的技术效率和技术进步指数均大于1,共同促进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宁夏和青海的技术效率指数均小于1 ,技术进步指数大于1,只靠技术进步促进全要素生产率提高。新疆的技术效率对全要素生产率增长不起作用。 
  2000年-2015年,西北五省全要素生产率指数均大于1,青海最高,陕西第二,宁夏第三,均高于西北地区均值,而甘肃和新疆低于均值,其中甘肃最低。对比大开发之前,除甘肃外,其余四省全要素生产率指数均有所上升,青海上升6.5个百分点,幅度最大。说明大开发后西北地区接触到先进国际技术,提高经济发展水平。而甘肃不升反降,经济发展水平没有明显改善,阻碍了西北地区整体经济增长。就分解情况看,青海两个分解指数均大于1,技术效率指数由大开发前的小于1上升到大于1。陕西和甘肃的技术效率指数下降说明大开发后技术使用效率并没有提升。宁夏和新疆的技术进步指数均比之前增长,技术进步对全要素生产率的促进作用增强,而新疆的技术效率指数比之前下降,抑制了全要素生产率增长。 
  3.经济增长方式分析。根据西北地区各省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估算结果,整体看五省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对经济增长贡献率均小于50%。从西北五省的均值看,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均值为35.71%。从年度数据看,绝大多数年份西北地区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小于50%,且在1979年、1981年和1990年其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负。 只有1983年(67.12%)、1984年(56.05%)、2007年(52.03%)、2008年(51.10%)、2010年(58.08%)的贡献率大于50%。 
  本文使用生产函数法判定西北地区的经济增长方式,假设A表示总要素投入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B表示TFP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则B/A大于1(B>0.5)是集约增长型,B/A等于1(B=0.5)是中性增长型,B/A小于1(B<0.5)是粗放增长型。 
  通过以上分析,1978年-2015年五省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对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均小于50%,经济增长方式是粗放型的,由年度数据分析得整个西北地区在大多数年份也属于粗放式经济增长方式,说明西北地区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重复着大量的低水平建设和生产,忽略对规模效应的优化以及技术水平和管理效率的提高,导致没有质量的经济增长。因此提高西北地区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率和贡献率,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迫在眉睫。 
  三、西北地区经济增长方式转型的政策建议 
  (一)调整经济结构 
  首先西北地区应将先进农业生产技术和基础设施引进,加强农业现代化建设。其次西北地区工业布局呈现出大小企业规模两级化局面,应引进先进工业设备,优化工业结构,对传统企业进行改造,开辟新发展路径。最后西北地区高新技术产业仍然落后,各省应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中,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 
  (二)提升人力资本水平 
  国家政府和西北地区地方政府都应加大对教育经费投入,积极兴办高水平学校,改善现有高校教学环境,培养各类人才。加大投入科技类资产,积极筹办科研活动,提升科研人员工资水平,吸引科技型人才来西北地区发展。 
  (三)加快体制创新 
  首先政府应加强保护专利所有人的权利,积极发展高新技术。其次,2015年国家将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西北地区作为国防重地,应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实现军民技术融合,促进国民经济发展。最后,政府应建立多元开放化的企业制度,使西北地区的非公有制经济活力提升,促进经济绿色健康增长。 
  (四)推进技术创新 
  陕西高校云集,科研院所众多,应该充分发挥地区优势,加快产学研进程。其他省份也应在提高教育水平,加大科研投入基础上,积极建立产学研联盟。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实现西北地区科技成果产业化,大力发展新兴产业,激发市场活力,形成有竞争力的产业。 
  (作者单位: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经济增长论文:http://jjx.hanhaiqikan.cn/jingjizengchanglw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城镇居民消费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研究我要投稿

 

相关期刊分类